2009年6月29日星期一

in the deep night

一个人在一个空间里的时候就无法入睡,已经困扰我很多年了,是焦虑症还是什么的,必须开着盏灯,或者开着电视机,或者看着电影,或者盯着手机,搞些有的没的,最后不知怎么的睡着。
白天很热很热,晚上很凉快,只想踢着拖鞋穿着T恤短裤去外面溜达,可是被禁止在夜里外出。
郁闷,刚刚做好的文档没保存就关了,白费一晚上的功夫!
楼下看门人的3岁女儿女儿长得真是可爱,白白嫩嫩,卷毛头发,好想抱抱哦,下次找个小礼物送给她。
啊,夏天夏天,海边,沙滩,gerry叫我赶紧去费城,Morgan叫我去CA, 可是他哪里知道美国对中国人的签证发放有多难:(
生活真混乱!

2009年6月28日星期日

2009年6月27日星期六

Morrelo 要回美国了




















2年的missionary结束了,亲爱的Morrelo要回国了,我们都舍不得他,他是教堂里最好的翻译了。


Al Covo de il Beati Paoli 餐馆(P.zza Maruba,50,Palermo)




















2009年6月25日星期四

feeling

昨天晚上和GAETANNO, MORGAN,AKOTO一起去香港楼吃饭,快快乐乐的吃着大餐,其间,聊天,大笑,拍照,一切都貌似很快乐。可是当我一个人回到家,又是孤零零的一个人。我不是个开朗活泼的女孩,morgan 和akoto看起来那么快乐,只要有音乐随时都能疯狂,其实我很羡慕她们。其实,每个人都有内心世界是别人无法到达的,每个人都有秘密,不管是见不得人的还是见得了人的,有些人能释怀放得开,有些人紧锁着那道大门,可能很想打开,却连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打开。
在这里出门都是开车少了步行,后视镜里倒退的街景,女孩的侧脸很美,我的崩溃在窗外零碎,过往的画面一幕幕出现,我想念我的好朋友们。从签证下来的那一刻,我就很矛盾,努力记住在国内度过的每一秒,想记住所有的面孔所有的画面,可是还是有未了的心结。怎样才能甩掉紧紧跟随的伤悲?
不论坐fily的小破FIAT,还是GAETANNO的BMW, 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,物质的生活是不是虚荣心的表现?
深夜要伴着电视机的声音入睡。想在深夜去海边散步,黑夜可以掩盖我脸上的悲伤,躺在海边的大石头上,只有海浪声,让我好好回忆从前的过往。

2009年6月22日星期一

feeling

有时候我的人生像是在倒退,各种机能都在倒退,生活变得非常简单,只有睡觉吃饭望着天空,没有思考没有学习,不外出不说话。这不是relax,反而让我更加神经紧张,是不好的征兆。
没法好好思考,根本没有头绪。
我很胆怯,一点也不勇敢,一点也不坚强,始终没有学会做抉择,怎么办,以后要怎么生活?

2009年6月18日星期四

2009年6月16日星期二

tour

video

Studio d'Arte "TELETELATE", via sampolo,142,Palermo

video

Spinnato-------politeama dal 1860

Piazza Castelnuovo

www.spinnato.it

barbababa系列